朱康有:山積而高,澤積而長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 2020-10-29 16:20:00

  習近平主席在聯合國成立75周年生物多樣性峰會上的講話中引用“山積而高,澤積而長”一語,指出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推進全球環境治理需要各方持續堅韌努力。2014年5月21日于上海舉辦的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上,習主席亦曾引用此語意在說明,中方將一步一個腳印加強同各方的安全對話和合作。

  “山積而高,澤積而長”源于唐代詩人劉禹錫所撰《唐故監察御史贈尚書右仆射王公神道碑》。這篇為王俊寫的碑文中有韻的部分為銘文,起首即言“山積而高,澤積而長。圣人之后,必大而昌。由圣與賢,或為霸強”。劉禹錫采用比興手法論證:土石日積月累形成了不斷高聳的山,點滴積聚匯集形成了長流不斷的水;人的修養成功至“內圣”之后,“外王”的事業自然可大加興盛,而圣賢偉業之奠定,又或能為國家富強打下良好根基。現代地質科學認為,大山大河的形成并非由“積”而成,而往往是地殼運動“質變”的結果。實踐所限,古人認識有誤情有可原,但其中蘊含的“量變引起質變”規律則確定無移。習主席把這一哲理延伸到國際治理層面,闡明了任何問題的最終解決,都需要人類經過長期不斷的主動積累,付出艱辛的主觀努力,才能鑄就終了輝煌的成功。

  20世紀上半葉,西方世界在給人類帶來發展和進步的同時,也給人類帶來深重的災難——兩次世界大戰通過大規模的戰爭、以“死亡”的方式和手段揭示了文明外衣掩蓋下的罪孽。75年前,聯合國的成立,實際上乃人類痛定思痛,“欲免后世再遭今代人類兩度身歷慘不堪言之戰禍”,決心確立“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核心的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解決國際爭端的組織框架和制度性安排。中國和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是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的受害者,都極為珍視人類這一得之不易的成果。

  世界能夠總體保持75年的和平與穩定,聯合國機制和框架功不可沒。當然,這并不是說,天下就真正實現太平了。相反,還有一些世界性“問題多得很、大得很”。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是拋開聯合國另起爐灶單干或另行組團?還是鞏固、完善、改進其職責、使命?習主席指出,“人類已經進入互聯互通的新時代,各國利益休戚相關、命運緊密相連。全球性威脅和挑戰需要強有力的全球性應對。”顯然,“靠冷戰思維,以意識形態劃線,搞零和游戲,既解決不了本國問題,更應對不了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有效行動、共同行動的前提是新理念、新思路的指引。中國作為第一個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的國家,作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在融入世界大家庭的同時,75年來不僅為全球治理提供了新思路,而且已經寫入聯合國文件的很多源于中國的新理念正在造福世界人民。

  這些新思路、新理念許多實質是中國歷史文化的“內生性規定”。“止戈為武”,對“武”字作這樣的結構分析,代表了一種典型的對戰爭的理性思考,昭示出熱愛和平的顯明特征。中華民族歷史上很少對外發動戰爭,從而贏得禮儀之邦的美譽。翻開中國民族史,很少看到哪一個民族問題是以單純武力征服方式解決的,而往往代之以通婚、通商等和平方式。不同的是,西方主流戰略文化對“強者法則”非常推崇。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認為:“戰爭是萬物之父,也是萬物之王。”這樣的思想根本不會產生在中國的歷史土壤中。古希臘軍事歷史學家修昔底德關于“和平不過是兩次戰爭的間歇”的論斷,成為西方對和平本質的經典論述,與我國先秦思想家管子對“和平”的最早表述(“致德,其民和平以靜”,施之以德的方式,老百姓就和平安定)形成鮮明對比。近代以后,黑格爾不對戰爭性質作區分,武斷地認為“如果特殊意志之間不能達到協議,國際爭端只有通過戰爭來解決”,而尼采甚至鼓吹“人若放棄了戰爭,也就放棄了高尚的生活”。具有高度哲學理性的德國,居然成為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的策源地,與理性走向另一個極端不無關聯。直到當代,美西方仍不愿放棄“叢林規則”,不無其歷史文化的慣性使然。相反,中國傳統歷史在處理矛盾時,一般不主張對抗的方式,而往往采取中和的方法,認為對立雙方的平衡、協作、互補,同樣在事物發展中起到重要作用。無疑,今天的世界矛盾也是“互聯互通、休戚與共”的,還能否“從別國的困難中謀取利益,從他國的動蕩中收獲穩定”?某些單邊主義和政治勢力喜歡搞小圈子和零和博弈游戲,如此則“別國的威脅遲早會變成自己的挑戰”。北宋儒學思想家張載指出,“有象斯有對,對必反其為;有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這最后五個字“仇必和而解”最顯明地體現了中國人處理尖銳矛盾的方法——不是“仇必仇到底”,兩敗俱傷或一方完全克服另一方,而是以“和”而解。無論是處理人與人的關系,還是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這一觀點在中國歷史上均占主流(新時代表現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顯然,在全球化時代,多元文明如何相處?中國理念中“即此即彼”“亦此亦彼”的智慧遠比“非此即彼”的聰明更能適應新時代的需要。

  動輒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冤冤相報,世界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在建立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系中,探索具有中國特色的解決國際和地區熱點問題之道必不可少,融入東方智慧的中國理念、中國方案勢在必行。我們既不能撇開歷史累積起來的有益啟迪、有益啟示、有益啟發而另起爐灶,更不能完全廢除二戰以來人類通過聯合國組織框架所積累的正面經驗。當今世界的問題,有些是長期歷史遺留下來的,有些是今天經濟社會發展新產生的,但只要各國起而行之,“國際上的事大家商量著辦”,把理念化為各會員國的共同行動、合作行動,一個一個問題去解決,一件一件事情去落地,積土成山,積流成海,人類社會就一定會有光明的前景。

  (作者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編輯:張曉芮

文章、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足球竞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