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合璧”工程,為何被認為“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來源:“山東深觀察”公眾號作者:鄭杰文 2020-05-14 09:32:00

  中國自古即有“盛世修文”的傳統。

  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曲阜考察時指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強盛,總是以文化興盛為支撐的。”強調要加強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挖掘和闡發,努力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2020年4月,山東召開“全球漢籍合璧工程”專題會議,省委書記劉家義指出,全球漢籍合璧工程是一項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重大文化工程,要集中各方力量,千方百計把事辦好,確保向黨中央交上一份合格答卷,為文化強國建設作出山東應有貢獻。

  引起文化界巨大關注的“全球漢籍合璧工程”,對于中華文化,究竟有著什么樣的價值和意義?又何以當得“功在當代、利在千秋”這一重要評價?

大量漢文古籍流散境外,唯有“合璧”

才能揭開中華文化的“整幅畫卷”

  何為“漢籍”?

  長期以來,學術界把1911年及其以前傳抄、印制的漢文書籍稱為古籍。在學術日益國際化的今天,我們一般將其稱為“漢文古籍”,簡稱“漢籍”。

  何為“全球漢籍合璧”?

  漢籍既是研究和發掘中華文化的寶貴資料,也是傳承和推廣中華文化的重要載體。

  因而,無論是開展中國古典學術研究,還是傳承、發展中華文化,都離不開古籍,都要以古籍的系統整理為基礎。

  中國歷代王朝,無不重視圖書文獻的收藏與整理工作,并將“文籍粲然大備”視為文教興盛的重要標志。

  但歷史上,由于種種原因,大量漢籍曾流散到境外,分藏于世界各地的藏書機構或學術研究機構。

  據文獻記載,漢籍早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即開始外流至日本、高麗等周邊國家。

  17—19世紀,部分來華的西方傳教士及外交使節,把在中國搜集的漢籍帶回英國、法國、俄國等西方國家。

  19世紀中期后,英國、法國、俄國、美國、日本等列強在對華侵略戰爭與經濟、文化交流中,又從中國搜集、掠奪了大批珍貴漢籍。

  除日本列島、朝鮮半島、東南亞及歐美諸國外,中國港、澳、臺地區也保存著大批珍貴漢籍。

  經初步統計,境外現存漢籍約187.5萬部,其中不乏中國大陸缺藏的漢籍品種或版本。

  “合璧”即指境外所藏漢籍與中國大陸所藏漢籍的相合。通過調查、編目、復制、影印等工作,把中華文化的“海外半璧”請回來,努力恢復和呈現中華文化的“整幅畫卷”。

與全球合作,推動珍稀漢籍的再生性回流

  2010年起,山東大學開始實施國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項目“《子海》整理與研究”,對境內外現存子部漢籍開展系統整理研究。

  2013年11月,基于子海項目的成功經驗,山東大學提出“全球漢籍合璧工程”的設想,將漢籍整理、研究的范圍,由子部擴大到經、史、子、集四部;將合作對象由東亞擴展至全球,全面實現中國大陸缺藏漢籍珍本的再生性回流。

  2017年4月,山東省委宣傳部與山東大學聯合召開“全球漢籍合璧工程”啟動暨第一次工作會議。會議通過了全球漢籍合璧工程實施意見、發展規劃、經費預算以及工程成果出版計劃、出版保障措施等文件。

  2018年11月,經前期一系列論證和規劃,國家文化和旅游部、教育部聯合發函,正式將全球漢籍合璧工程作為國家重點文化工程列入“中華古籍保護計劃”,同時通過了《全球漢籍合璧工程實施方案》,實施周期為10年(2018—2028),由山東大學作為“責任主體”正式啟動全球漢籍合璧工程。

  截至目前,全球漢籍合璧工程已聯系境內15個大學或科研文化單位協商合作,組織起74個項目團隊;

  已與境外30多個國家的600余個漢籍存藏館中的187個取得聯系,并回流《鐵冶志》等珍稀漢籍598種,招標整理珍貴漢籍83部,招標開展漢學研究項目18項,并啟動三大數據庫建設;

  共出版432冊重要成果(含1129種漢籍及相關著述)。

  在2018—2028的十年內,全球漢籍合璧工程將主要開展以下4個方面的工作:

  境外漢籍調查編目和復制影印、境外漢籍精華點校整理、漢籍與漢學研究、數據庫建設。

  其中,境外漢籍調查編目和復制影印,是首要任務,也是當前和未來一段時期的工作重點。

  在這項任務中,境外漢籍的編目核目工作是最基礎、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也是面臨困難較多的一個環節。

  如,聯系境外藏書機構的工作屢屢受阻。

  由于國情不同、學術運作模式有別、民間交往力度不夠等諸多原因,目前仍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境外藏書機構沒有聯系成功。

  得不到境外藏書機構的允許,就無法派人進館開展目驗編目,就談不上請藏書機構為我們提供工作方便,更談不上獲得授權,復制我們需要的漢籍,完成再生性回流的愿望。

  此外,搜輯、甄別、研判、核準等,工作量巨大,需要一批在古籍目錄版本學方面有良好素養的專業人員協同作業。面對浩如煙海的境外漢籍,目前人手遠遠不夠。

境外漢籍的“回補”,將為中華文化研究

提供新資料、注入新活力

  即使困難重重,山東省和山東大學也將集中各方力量,千方百計把事情辦好。

  因為全球漢籍合璧工程,確確實實是一項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國家重大文化工程。山東作為孔孟故里,作為中華文明的重要發祥地和儒家文化的發源地,責無旁貸。

  首先,境外漢籍特別是其中珍善本的再生性回流,不僅能在數量上大大豐富境內藏漢籍數量,而且能夠完善目前的漢籍存藏體系,裨補中華文化完整性。

  其次,境外漢籍的再生性回流,能夠為當前傳統人文學術研究提供新思路和新啟示。

  漢籍是中華文明的載體,漢籍的境外流布是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形式之一。對境外漢籍進行調查、復制,不僅是文獻整理工作,更是一次從特定角度對中西文化交流的歷史回顧與學術檢視。

  最后,境外漢籍的再生性回流,為傳統人文學術研究方法的變革,提供了動力。20世紀末以來,人文學術研究中的資料整理與學術考辨,日益受到學術界重視。對傳統文獻的深度整理與發掘,是近幾十年人文學術蓬勃發展的重要學術動力。

  在此學術背景下,實現境外漢籍的再生性回流,不僅能為人文學術研究提供新資料、注入新活力,而且將在更大范圍、更深程度上推動中國人文學術變革,鍛造具有中國特色的學術體系。

  (作者系山東大學講席教授,國家重點文化工程“全球漢籍合璧工程”首席專家)

編輯:趙珂

文章、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足球竞彩app